第521章 通缉榜名单
书名:夫君带我踏平仙界 作者:玩火的狐狸 本章字数:230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4 12:49:18

“还有让我奇怪的一点是,如今我知道的一切都显示,神君……就是杀域中部分邪气的主人,他正是因此才能掌控部分的杀域力量!可是,他又是如何成为邪气之主的?

要知他与另一位掌控邪气的‘杀域之主’可不同,那本来就是邪气中诞生出来的灵识,能够操控这份力量尚属正常,但神君……

他可是一位拥有元神的神尊,最初‘信仰之力’中的邪气,他是如何获得的?为何信仰这些邪气,能够增加他的掌控力?

此外,先不说他……我又是如何拥有这份掌控之力的?从我第一次进入杀域起,似乎就拥有改变天气,操控虚空中一切的力量,但我……应该不是信仰之力的受惠者吧?”

思绪一顿,她再次有些不确定地……自我肯定道:

“但愿……不是!那这份力量从何而来?对了,我第一次进入杀域时,感觉是与草屋达成了融合,那间草屋与杀域又有什么关系?它莫非是一扇虚空之门?

我之所以能在无尽虚中将众人传送至杀域,会不会也是因为融合过这扇虚门,借此建立了通道?

但这无法解释,为什么这一次的融合与以往都不同——我不但融合了草屋,更融合了整个杀域,并因此感知到这段记忆……”

杀域之主的记忆波纹还在持续,花冰月看到神君通过漫长时间的努力,不断增加自己对杀域的掌控度,居然真的与杀域之主有鼎足而立之势,甚至还略胜一筹。

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尽管掌握了半数以上的控制权,他依然无法将通缉**上的名字完全替换。

最终,他只能略微改变一个,隐藏一个。

花冰月心惊胆战地看到他将水沐之名,更改为“上水无名”,而将自己的名字,隐藏为“未知”!

通缉榜排名第三是水沐,花冰月早已猜测到,但排行第二的是神君,却大出她的意料之外。

“一位决定对她“肆意杀人”行为,施以‘元神陨落’处罚的……看似极为公正的神君,会在做出杀人如麻之事后,还通过改变通缉排名,来隐藏众人对其的认知?”

花冰月的记忆本就有些凌乱,此时更是看不透这位神界至尊!

她都不知该感叹还是该震惊:

“排行第二,也就是说,无数万年中所有进过杀域之人,仅有一人的罪恶能够超越他,连自己这位号称‘六亲不认’的杀人者,都只能排行第五,而他……”

旋即,花冰月发现那排行第一的,也不是旁人。

自杀——通缉榜排名第一的名字,不过是杀域之主对自己的称呼。

“自己,杀域?”花冰月因它的智慧哭笑不得,“所以它给自己命名为‘自杀’?”

一般人想破头都猜不到这“自杀”究竟是何人!

而更让花冰月稀奇的是,通过这种方式,在无数万年中还真的吸引了几名好奇心泛滥的“蠢货”,通过终结自己生命的方式,来试试这个名字的效果。

记忆的最后部分,是被强行变更通缉榜的杀域之主,终于对权力的入侵者做出了反抗,遗憾的是……神君用人命叠加起来的邪气比它更甚,力量也比它更强!

无数年里,杀域之主虽然也杀人极多,但大部分时候,靠的是杀域居民互杀,给它产生的因果之力较小,且毕竟……它只是后来诞生的一抹灵识,哪里似乎神君的对手。

以邪气为力量为武器的一战之后,杀域之主从此被半封印成了一件……真正的灵物!

“原来,这间漆黑到不透光线的破败草屋,是这么来的!它根本不是连同杀域的虚空之门,它就是杀域本身,就是杀域之主的本体!难怪我能通过它,直接感知并进入杀域。”

化成一间破草屋后,再也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一件无用的灵物,更没有人知道它的真实身份。

渐渐地,杀域之主被人遗忘在了脑后,而杀域……也成为神君掌控之所。

漫长岁月中,草屋辗转流落到伪仙神界的一名神官手中,当灵启学院诞生时,被废物利用地成为了学院中的一处住宿之地。

而此时,连分身都鲜少踏出仙都的神君,自然也不会理会学院中的一间住宿安排。

如果没有意外,杀域之主会在学院永恒地沉睡下去,只在被人打扰时,才以混沌的状态做出微末的干预。

可是……它却碰到了花冰月。

在这名学员的身上,它感受到了极为亲切和熟悉的气息,那是它的本源——庞大但受到压抑的邪气!

而更让它振奋的是,花冰月还在居住的过程中,一次又一次与它建立链接。

虽然封印中的意识还未完全觉醒,但模糊中它依然深知——

只要能充分借用这股本源之力,它便将再次回到杀域,与剥夺它权势之人再决胜负!

而魅白从草屋中的地穴出现后,这一天也很快来临。

花冰月通过强大的灵念感知,终于与这件灵物彻底融为一体。

与其说,当时的花冰月是通过地穴穿越虚空进入了杀域,不如说……她是回归到了草屋的本体之内!

直到此时,先前的某些疑惑终于被她找到了答案:

“所以……当初我进入杀域拥有的力量,其实是杀域之主的力量?因为融合,让我在那一刻成为了它,而它,也成为了我!

我借用了他的力量,斩杀太和依与九宫花数名神级强者,而它也借用我的力量,重新突破封印之力,于杀域之内觉醒!

但是,我第二次进入杀域并非通过草屋融合……也就是说,一旦融合过一次,一旦它觉醒,我就在能杀域调动这种力量!

我能感觉到,这也是它期望与我达成的一种协议——为了联合我的力量,来对付神君!”

思维的层层推进中,花冰月已逐渐明晰自己力量的来源,和调动这种力量的方式。

对于此时的她来说,最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疑问是:

“既然它与我有着合作的意向,我应该可以轻易动用这份力量,然而,为何这一次……我明明就处于杀域之中,调动力量却如此困难?我似乎……感知了很久,才达到融合?”

虽然……这是从未有过的,真正的融合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