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初叩问性意自欢(七)
书名:梦境源力二 作者:食无言 本章字数:225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12:31

待他回过神来,黑剑已经过了玉箫的哪个垛口。他要想守住玉箫,要么就要打开黑剑,要么就必须绕过剑道。无论如何,都要花上那么微不足道的零点零一秒。

这是这正是苏唐为自己争取的第二个时间点。

神机子没有选择绕过,他全身运足功力,硬刚黑剑。他如箭一般向黑剑奔去,一拳便击中了剑脊,黑剑吃力弹开,歪歪斜斜的便飞了出去。

打飞黑剑,不过是瞬息之间,神机子甚至连身势,都没有缓上一缓。

神机子手一伸,便朝玉箫后的苏唐抓去。苏唐的身位,甚至还落后神机子一尺半尺。

神机子伸手一抓,面前的墙垛却突然爆开,砖石烟尘四散开来。区区砖石,神机子怡然不惧,他有神功护体,此时简直像练了金钟罩铁布衫加十三太保横练一样。

但是烟尘后面却突然冒出一道光,直插他的双眼。神机子下意识的眼睛一闭一偏,用衣袖一遮,再强的眼珠子,哪也是挡不住剑的。

这道光一触即收,却往上面跑去。

神机子心道不好,抬头一看,苏唐已跃在半空,抓住了哪碧玉箫。

苏唐做了那么多的铺垫,就为了最后抓住这柄碧玉箫。他说垃圾话,弃剑掷剑,用鱼藏剑轰爆墙垛,再从烟尘中攻击神机子,不过是为了最后夺取这后一抓而已。

苏唐考虑得不可谓不周祥,但是神机子还是比他想象中更快。

好在还有鱼藏剑,鱼藏剑剑气吞吐如实质,就连神机子,也不得不挥袍回防。苏唐在城墙上一个借力,已经拿到了被炸上半空的碧玉箫。他只需要顺势一跃,便能轻轻松松的回到地面上来。

可惜苏唐此时,跃得还不够高不够远。神机子离他,不过一伸手的距离。

神机子甚至连手都没有上抬,他挥掌击出,正是苏唐的双腿。苏唐只能往他这掌上一踩,意图借力发力,正好送我出去。

但是苏唐刚刚踩到神机子的手掌,就发现着力之处,空空如也,哪腿上脚上,一股巨痛传来。场内场外,人人都听到半空中“咔嚓”一声,然后苏唐“啪嗒”一下,又掉在了墨寒的身前。

“当”,苏唐右手握着的鱼藏剑,再也拿捏不稳,掉在了地面上。

苏唐想要站起来,却哪里能行。这腿上的巨痛传来,墨寒在背后小声而关切的问道,“公子不要乱动,只怕是骨折了。”

“七伤拳!”圈外有人惊呼出声。华山掌门,居然会空同派的七伤拳,这,这简直比苏唐受伤,更让人震惊。就连刚才本已站开在一旁的张青山,也忍不住出声问道,“难道,你,你这用的是七伤拳?”

场内外几个高手,已经看了出来,这不是什么掌法。神机子不愧是武学奇才,他以掌法,居然发出了七伤拳力。神机子不回应大家,自然是默认了这一点。当然以六派这么多高手的眼力,也不可能看走眼。

神机子为什么会空同派的绝学,细思极恐。

“七伤拳”是空同派的绝学,讲究的是不伤表皮,却伤内里。看上去轻飘飘的毫不在力,所以苏唐,根本借不上力。神机子何以学得空同派的七伤拳,其他五派的带头人,都陷入了深思。

但是“七伤拳”的掌力没有半点虚假,直达经脉骨骼,苏唐被这一掌打实,只怕这一条腿,都已经给这一掌给废掉了。

苏唐本想挣扎着起来,他死死握住这碧玉箫,只是想抬臂给在场所有人看上一看,“你不是叫我拿吗?我已经拿到了。”

但是这一个“你”字刚刚说出口,苏唐又是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。这“七伤拳”真的是非同小可,除了震伤了苏唐的一条腿,还引发了苏唐内腑的再一次出血。

“呵呵。”神机子心中一喜,再不说话,向前一冲,便要将苏唐毙于掌下。

苏唐站立不起,除了城墙上寥寥数人,谁也看不清楚苏唐到底如何,拿到了碧玉箫没有。神机子就是要趁你病要你命,解决这个瓜皮,再有悠悠之口,哪也翻不出天去。

神机子飘然而致,正又是一招七伤拳。苏唐身不能起,剑已掉落,只能用这左右手一交叉,把碧玉箫一支,盼望能再挡上一挡。

“以下犯上,成何体统!?”一人在旁边急喝道。然后有利剑出鞘之声。

“公子小心!”墨寒惊呼出声。

与此同时,神机子的掌力已经到了苏唐的面前。苏唐拼死调动全力,双手握箫,以这辈子都没有过的决心、意志、精神和无畏的勇气迎了上去。

“三角形是最坚固的。”苏唐心中还在喃喃自语。双手相撑是三角,碧玉箫撑在地下是三角,箫和身体手臂之间的角度是三角。这么多三角形,救不救得了自己,苏唐眼看着这一掌劈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哪种七伤拳力,眼睛一闭便迎了上去。

“嘭”的一声,苏唐一睁眼,已在列车之上。

这“嘭”的一声,不是别的声音,而是两三个精壮的汉子,重重的把墨寒扔在了这座位之上。

清浅伸手一拦,“不可!就算打残打死了她,也救不回小包子。”

这几人才悻悻然收回手来,“不错,且拿她去换小包子,也算是个筹码。”

苏唐听了半天,这才醒悟过来,原来墨寒的意识已离开修炼之境,自己也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。这几个,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让墨寒的意识回抽,再次从深度入定回来。他看墨寒的鼻翼微微抽动,倒还算平稳。

这墨寒的肌肤本有些白得病态,此时偶尔有窗台的灯光映过,倒让苏唐想起了刚才修者之境中哪个水墨画一般的墨寒。

“不错,先带她下车……”几人互相交换着手势,倒也不特别规避苏唐。

片刻之间,列车进站,这几个人便把墨寒带了下去。苏唐待要起身去看看,这一脚发力,却只如踩在了千万只钢针之上,疼痛无比。他哎哟一声,便倒在这卧铺之上,不一会儿连胸腹之间,也腾起一股血气来。

“受伤了?!”倒把清浅给吓了一跳。苏唐是什么时候受的伤,她一直在这儿,可没半分离开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